“賽事營城”經驗借鑒

編者按:體育賽事是全球競爭力的突破口和維系全球影響力的保鮮劑,通過精妙絕倫的觀賽體驗、享譽四海的巨大影響和跨界聯動的綜合效益,爲城市發展帶來能級提升的強勁勢能和經濟轉型的澎湃動能。成都肩負建設國家中心城市世代使命、胸懷沖刺世界先進城市壯志雄心,提出建設“世界賽事名城”,將“謀賽”與“營城”、“興業”、“惠民”相結合,以取得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雙重提升。本文對國內外城市在“賽事營城”方面的經驗進行梳理,聚焦“謀賽”、“營城”、“興業”、“惠民”四個角度,提出成都市關于“賽事營城”的啓發與建議。

1 研究背景与意义

當前,隨著全球城市的競爭日趨激烈,世界城市網絡中的節點城市紛紛依托其獨特的功能優勢建立流量規模優勢,爭相成爲全球資源要素配置中的控制樞紐。其中大型體育賽事以其精妙絕倫的觀賽體驗、享譽四海的巨大影響和跨界聯動的綜合效益,爲城市發展帶來能級提升的強勁勢能和經濟轉型的澎湃動能,成爲全球競爭力的突破口和維系全球影響力的保鮮劑。

在此背景下,成都肩负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世代使命、胸怀冲刺世界先进城市壮志雄心,于2017年首次提出建设“世界赛事名城”,之后相继颁布《世界赛事名城建设行动计划(2019-2021年)》、《成都市建设世界赛事名城促进体育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成都市体育产业振兴发展方案》等政策文件,同时在2019年11月牵头组织举办成都大型体育产业峰会。可见,成都市已经由单纯的“谋赛”转向“谋赛”与“营城”、“兴业”、“惠民”相结合的总体思路,试图在积极打造“世界赛事名城”的基础上,综合运用城市营建新理念,对既有各类空间要素资源进行整合、优化和创新,以取得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双重提升。因此,成都有必要对目前国内外城市在“赛事营城”方面的成功经验进行研究借鉴,指导成都下一步的发展建设方向。本次研究根据两大国际权威体育城市榜单,即《世界体育城市排行榜(Rankings Of World Sports City)》与《全球体育城市指数(Global Sports City Index)》,选取英国伦敦、美国纽约、日本东京、澳大利亚墨尔本、中国上海等城市作为样本案例,着重探讨大型体育赛事举办与城市营建之间的影响路径与方法策略。

2 国内外典型“赛事营城”经验综述

2.1以賽揚“名”:培育引進重要體育賽事,提升城市形象和知名度

近年來,精彩的體育賽事給舉辦地帶來顯著的眼球效應,人們對體育賽事的關注爲賽事舉辦地的形象傳播帶來獨特的優勢,先進城市通過舉辦綜合性賽事、單項精品賽事、地方特色品牌賽事對外展示城市形象,成功提升城市知名度。

引進高顯示度綜合性賽事,瞬間引爆全球關注。英國倫敦借助前後三次舉辦夏季奧運會(1908年、1948年、2012年)的契機,成功塑造世界體育城市稱號。其中2012年奧運會實現電視轉播遍及200多個國家與地區,觀衆總數超10億人次,官方網站訪問量6940萬人次,網頁浏覽量3.95億人次,社交受衆超過1050萬人次,爲倫敦帶來巨大曝光機會。中國北京在2008年首次舉辦夏季奧運期間以獲得51枚金牌的戰績成爲奧運曆史上首個登上金牌榜首的亞洲國家,短時間內成爲全球關注焦點,加快邁向全球體育城市行列。

培育氣質相融的精品賽事,持續展示城市魅力。日本東京借助深厚的群衆體育文化基礎,于2007年起舉辦途經皇宮、銀座、淺草等文化聖地的東京馬拉松,通過電視轉播充分展現日本的曆史文化與現代成就。上海利用其國際金融科技中心地位,打造以面向高端消費群體的F1中國大獎賽、國際馬拉松賽、彙豐和寶馬高爾夫世界錦標賽、世界斯諾克上海大師賽等八大國際品牌賽事。澳大利亞墨爾本利用海濱城市地區優勢和水上運動的廣泛群衆基礎,培育金鈴海灘沖浪比賽、墨爾本帆船節、春季賽馬嘉年華等精品賽事,同時兼顧開展一級方程式大賽獎、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超級摩托車世界錦標賽、AFL總決賽等國際性體育賽事,做到大型賽事“全年無休”,四次榮獲“全球最佳體育城市”稱號,在2019年加獲“2019-2020年度世界影響力的體育文化城市”等殊榮。

打造地方特色品牌賽事,塑造健康生活新風尚。上海從2012年起舉辦市民運動會,2017年又推出城市業余聯賽,以項目爲核心,構建辦賽主體多元化、目標人群差異化和規模形式多樣化的賽事體系。同時各區縣結合自身優勢資源,創建“一區一品”特色品牌賽事,成爲上海展示市民健康生活新風尚的載體,如金山區的世界沙排巡回賽、闵行區的網球大師賽、嘉定區的F1分站賽、崇明的環島公路自行車賽等賽事。英國倫敦跑步愛好者創立的公園跑步活動,從2004年的自發小型5千米健康跑步活動,發展成如今每周末在倫敦47個公園舉辦的品牌賽事。美國紐約中小學每周舉辦校內比賽,定期舉辦校際比賽,促使學生養成定期進行體育鍛煉的習慣。

2.2 以赛提“质”:借助重要赛事举办契机,推动新区旧城双向发展

重大體育賽事的舉辦往往是推動新區舊城建設的“助推器”,先進城市通過賽事舉辦契機,加快新城基礎設施建設,恢複提升老城區功能活力,實現城市品質的顯著提升。

借助賽事加速新區建設,打造高品質體育生活圈。深圳綜合統籌大運會賽事,制定了完善的深圳灣賽前賽後建設工作,將深圳灣打造成爲深圳的高品質體育生活圈。賽前修建深圳灣體育中心“春繭”等造型別致、風格獨特的體育場館,實施城市燈光工程,構建區域綠道、城市綠道和社區綠道的三級綠道網,建設“動感綠都”工程。賽後爲持續滿足個性化消費需求,一方面依托既有場館建設高能級體育商業圈,實現單一功能向文商旅體複合功能轉變,另一方面圍繞場館周邊建設高品質體育生活圈,以深圳灣體育中心爲驅動源,開發體育智慧社區和國際社區,建設深圳灣公園和人才公園,配套功能設施,打造宜居宜業之地。

借助賽事推進舊城更新,恢複和提升老城區活力。英國倫敦秉持“助力城市更新換代”的奧運理念,充分考慮體育場館與城市功能在賽前賽後的融合共生,重點強調借助奧運爲周邊地區帶來長遠發展,實現“重建倫敦東區”。賽前修建伊麗莎白奧林匹克公園及主體育館“倫敦碗”,開通“歐洲之星”國際列車,新增西野購物中心等商業設施,以及建立“土壤醫院”對汙染嚴重的棕地進行治理等。同時在賽後建立奧運後遺産開發公司處理奧運會遺産,實現賽後場館的再利用,如將主體育場“倫敦碗”進行“瘦身”打造成擁有3.5萬個觀衆坐席的專業足球場,將舉辦擊劍、摔跤、跆拳道、乒乓球等7項奧運賽事的埃克塞爾會展中心恢複會展功能,將奧林匹克園區所在地斯特拉特福更新成爲英國25號環線高速內最生機勃勃的發展社區,塑造英國最大的多功能市鎮。巴塞羅那借助1992年奧運舉辦契機,建立前奧運時期“將城市推向大海”和後奧運時期“將城市內部縫合”的兩步走計劃,實現“重新塑造城市地中海文化的特質”。前奧運時期通過規劃建設四個奧林匹克區,進行用地功能置換,填補區域中的低效區域,包括對角線大道延伸工程、希伯倫谷、蒙特居易克山區、奧林匹克港。後奧運時期著重聚焦于加強內部功能聯系,打破空間孤島之間的壁壘,包括增加綠地活動空間、新建文化公共設施等,加強民衆之間交流。

借助賽事亮化節點工程,爲新區舊城賦能添彩。爲充分展示中國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建設的偉大成就,充分展示廣州現代化國際大都市建設進程,廣州借助亞運會啓動系統化的亮化提升工作。整治工程包含廣州火車站改造工程、東濠湧河道整治工程、主要道路改造工程,廣州火車站改造工程注入“珠江”、“紅棉”等元素,突出廣州城市特色,同時提升客流集散能力。東濠湧河道整治工程將臭水溝改造爲清澈見底的親水公園,打造綠色走廊。主要道路改造工程實現夜景燈光提升,道路雜草變花景,兩側建築裏面美化。經過整體提升工程,廣州城市面貌煥然一新,獲得本地市民與外來遊客的高度評價。

2.3 以赛兴“业”:完善赛事配套服务,打造"赛事经济"新样板

先進城市圍繞賽事建立成熟的運動員培養體系、俱樂部運營經驗,形成體育運動産業,並提供定制服務延伸體育消費産業,拓展“體育+”模式,創造出蓬勃發展的“賽事經濟”。

基于賽事打造體育運動産業,促使産業與賽事共生發展。美國是目前世界上體育産業最發達的國家,紐約是美國體育産業最活躍的區域。紐約體育産業以體育賽事爲核心,形成體育資産、體育媒體、贊助商、體育場館、體育特許商品公司、體育營銷經紀公司六大主體的完整産業鏈。紐約體育資産主要爲美國四大職業體育聯盟的8支頂級俱樂部,包含俱樂部資産、運動員、俱樂部管理運營團隊、隊醫數據分析師等專業人員。體育媒體以ESPN、NBC爲代表。ESM、ISE等體育營銷經濟公司撮合體育産業其他主體的合作交易。紐約在體育産業六大主體中均擁有大量頂尖公司,形成完整的體育産業核心鏈條,並吸引全球體育公司在紐約設立分公司尋求資源合作。

圍繞賽事主體定制消費服務,轉化“客流”變“商流”。美國紐約馬拉松作爲吸金又吸睛的路跑賽事標杆,每年吸引將進5萬名參賽選手、數十萬現場觀衆及兩百多萬電視轉播觀衆。2015年紐約馬拉松報名費盈利達到7300萬美元以上,加上官方特許商品和飲食售賣、旅遊消費、餐飲住宿等共創造4億美元的經濟效益。澳大利亞圍繞春季墨爾本杯賽馬嘉年華完美融入時尚、美食和商業等頂級元素,圍繞世界一流騎手和賽馬師的競技比賽,延伸打造時尚魅力展台演出、特色餐飲住宿。2016年墨爾本嘉年華帶動維多利亞州的時尚零售額達到4430萬美元,餐飲住宿共消費額達到2360萬美元。中國上海將八大體育賽事引來的國內外遊客群體導流至城市會展經濟,在2017年直接帶動相關産業收入超過1200億元,其中展覽數量和展覽面積等多項指標均居全國首位、跻身世界前列。

借助賽事延伸産業需求升級,拓展“體育+”新興産業。倫敦憑借全球著名國際金融地位推出“體育+金融”服務,包括以“保人、保財産、保責任和特殊保險”爲主的體育保險和債券股權融資服務。這對2020年因新冠疫情影響取消溫網及英國高爾夫球公開賽的舉辦方具有重要幫助。阿聯酋迪拜在2002年提出“體育+醫療”,創新建立世界首個全面醫療保健自由區——健康城(DHCC)。該項目重點面向國內外頂級運動員的傷病治療,並延伸出術後康複、體檢監測、科研中心等多種功能。日本開創“體育+動漫”,形成《灌籃高手》、《足球小將》等以體育賽事爲主題的動漫作品,吸引年輕粉絲,創造出巨大經濟價值。

2.4 以赛惠“民”:完善设施引导全民健身,塑造良好体育氛围

體育精神不僅僅存在于精彩賽事之中,更應成爲大衆共識。先進城市爲當地居民創造安全便捷的鍛煉場所與設施,並加以引導,逐步提高體育人口,塑造出健康向上的體育氛圍。

打造“15分鍾健身生活圈”,創建健康城市。爲創建“健康上海”,保障居民身心健康,提升幸福感,上海打造15分鍾健身生活圈。居民步行5分鍾就能到達“點”上設施(社區益智健身苑點、社區配套健身會所),10分鍾到達“線”上設施(居委健身室、學校體育場地),15分鍾到達“面”上設施(公共運動場、市民健身步道、區屬體育場館等)。隨著健身生活圈的逐步形成,上海日常體育人口近年來穩步提高,由2012年的39.6%提升至2018年的42.8%。

體育公園、微型體育場補充,完善體育設施覆蓋度。紐約與香港因地制宜增加體育鍛煉設施供給,成爲充分利用城市空間向市民提供體育公共服務的典範。紐約將公園與體育相結合,打造體育公園,中央公園和科羅納公園等大型公園配建多處標准棒球場地、網球場地、籃球場地及健身步道,小公園也會配備健身和運動器材,保障大衆可以免費健身。同時紐約每隔三五個街區就可以找到配有籃球架、單杠、雙杠、秋千等群衆體育設施的小運動場。香港在密集的商業中心、居住樓宇間見縫插針配置微型運動場,保證核心運動功能的前提下形成非標准場地,滿足市民鍛煉需求。紐約與香港的體育設施平均利用率均超過90%,形成濃厚的體育氛圍。

3 對成都“賽事營城”的啓示和建議

3.1 引进自带流量高显示度赛事,展现公园城市形象

未來成都可培育一批與成都國家中心城市、美麗宜居公園城市、國際門戶樞紐城市、世界文化名城等城市發展定位與目標相匹配的全球知名品牌體育賽事,實現體育賽事“專業化”,逐步過渡到“本地化”,最終達到“勝地化”,提升成都國際體育城市知名度和影響力。

引進自帶流量的國際品牌賽事,提升成都國內外知名度。成都已成功申辦大運會、世乒賽、亞洲杯、世運會四大世界性體育賽事,未來應結合“國際門戶樞紐城市”定位,進一步加強與國際體育組織、單項運動協會的合作,積極申辦引進一批在全球具有較強影響力和知名度的世界頂級職業體育賽事,短期實現全運會、青運會等國內賽事,中期引進世界杯、亞運會等洲際賽事,最終實現舉辦奧運會的夢想,將成熟賽事沈澱形成的流量轉化爲成都流量,提升全球知名度。

培育高顯示度的蜀都精品賽事,展現公園城市生態價值。提高辦賽質量,積極推進成都馬拉松正式成爲世界馬拉松大滿貫系列賽事,積極推動ATP250成都網球公開賽升級爲ATP500或更高級別賽事。同時利用天府綠道開辦天府綠道馬拉松、天府綠道自行車賽,利用龍泉山森林公園舉辦天府極限運動賽事,利用三岔湖、東安湖、錦城湖等湖區資源開設天府水上運動賽事,利用西嶺雪山開設冰雪運動節,利用飛行小鎮開設空中賽事,塑造本土體育新IP,並通過賽事轉播、微博熱搜等多種傳媒方式對外展現成都公園城市形象。

推進“一區一品”賽事建設,彰顯地方體育文化特色。鼓勵各區(市)縣根據自身優勢資源與特色形成“一區一品”特色品牌賽事,彰顯地方體育文化特色。例如錦江區可利用市級射箭射擊場館舉辦趣味射箭射擊類運動會,高新區可利用在建的高新體育中心壘球場與四川省棒球壘球曲棍球運動中心打造棒壘球嘉年華,金牛區可利用成都國際足球中心舉辦全年齡段足球運動會,以及天府新區可利用現代五項體育館舉辦現代五項運動會。

開展體育走進社區系列活動,振興市民體育文化精神。以和美社區、桐梓林社區、神仙樹社區等優秀社區爲試點,開展廣場舞、健身氣功八段錦、二十四式簡化太極拳和投籃挑戰賽、競速跳繩、羽毛球等體育競技項目,以及三人板鞋、袋鼠運瓜、夾乒乓球等趣味體育活動賽事,提高群衆身體素質的同時,弘揚體育文化精神,有效提高社區認同感與歸屬感。

3.2 以赛为媒助力新区聚人立城,滚动推进旧区更新

未來成都可借助大運會、世乒賽、亞洲杯、世運會四大世界性體育賽事舉辦契機,加快推進以東部奧體城和東安湖體育公園片區爲主的新區建設,和以中部省體育場館和鳳凰山體育公園片區爲主的舊城更新,實現“多點開花”。

利用辦賽引領“東進”,加快天府奧體城和東安湖體育公園崛起。提前謀劃,統籌考慮大運會賽前賽後的造城計劃。賽前推進建設天府奧體城和東安湖體育中心,高水准建成體育賽事場館,完善周邊公園綠道、住宿參觀、商業配套功能。賽後以天府奧體城和東安湖體育中心爲驅動源,建設高能級體育商業圈,植入休閑娛樂産業,開發體育智慧社區和國際人才社區,打造宜居宜業新高地。

利用辦賽助力“中優”,推進跳傘塔、鳳凰山和猛追灣片區更新。借助省體育館、鳳凰山體育公園、猛追灣遊泳場館的改建工程,推進跳傘塔片區、鳳凰山片區、猛追灣片區的空間結構優化和功能品質提升,著重聚焦于加強內部功能聯系,打破空間孤島之間的壁壘,包括增加綠地活動空間、新建文化公共設施等。未來還可利用現代五項場館和成都市體育運動學校的體育場館改造等項目,更新改造周邊居住生活環境,打造高品質體育生活圈。

利用辦賽亮化“節點”,展示公園城市理念下的蜀都風韻。借助大運會舉辦契機,啓動系統化的亮化提升工作,以天府廣場、春熙路、寬窄巷子、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丹景台等核心景區作爲成都展示地域文化的窗口節點,通過設置主題活動,引入賽事客流促進經濟。同時對四個火車站和兩個機場沿線道路進行亮化“裝扮”,包括對入口及周邊建築的景觀實施亮化,提升功能性照明和夜環境品質。此外,還可結合錦江公園沿線規劃建設夜景燈光美化工程,平日以建築靜態燈光爲主,節慶期間可通過節點建築實現燈光聯動,通過動態燈光畫面演繹天府文化,使錦江成爲一條雅俗共賞的夜遊路線。

3.3 定制消费场景刺激赛事经济,跨界融合拓展体育产业链

據調查統計,2018年成都市體育産業增加值占GDP的1.41%,低于1.8%的全球平均水平,具有巨大的發展潛力。未來成都應重點挖掘賽事消費潛力,完善體育産業全鏈條,建立體育産業生態圈,跨界融合科教文娛衛催生新動能,催生“體育+”成爲體育産業新引擎。

打造完整的體育産業全鏈條,建立體育産業生態圈。扶持成都本土體育類高校,培養高水准運動員及相關專業人才。扶持成都本土俱樂部厚積薄發,全力支持成都興城足球俱樂部沖擊中超、金強俱樂部重奪CBA冠軍。依托天府奧體城、東安湖體育中心、城北體育中心等體育場館區打造體育産業功能區,打造高品質體育科創空間,制定體育産業發展政策,吸引體育學校、體育用品、體育服裝、體育教育培訓、體育資産管理、體育營銷經紀等方面的體育公司,補全體育産業鏈條,形成體育産業生態圈。

針對賽事提供定制配套服務,客流變商流驅動賽事經濟。圍繞大運會等重要賽事在天府奧體城布局五星級酒店,配套建設時尚運動館、電子競技館等休閑娛樂設施。同時由政府牽頭組織舉辦“愛成都迎大運”城市體育嘉年華系列活動,在賽事之中融入時尚、美食和商業等其他元素,在賽事之外開發賽事周邊産品,打造一站式高能級體育商業圈,提供觀賽、住宿、娛樂、消費一體化場景,帶動旅遊經濟、夜間經濟、美食經濟等發展。

借助賽事延伸産業跨界融合,拓展“體育+”新興産業。一是推出“體育+金融”服務,由成都的大型銀行與金融保險公司在大運會試點“數字貨幣”,推出體育保險和債券、股權融資服務。二是打造“體育+醫療”基地,利用華西醫院、四川省骨科醫院、成都體育學院附屬醫院等醫療機構在運動損傷治療的豐富經驗,建立“體育+醫療”實驗基地,重點面向國內頂級運動員的傷病治療,並延伸出術後康複、心理咨詢、體檢監測、體質鍛煉、科研中心、科普教育等多種功能。三是打造“體育+互聯網”社區,依托阿裏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等頭部互聯網企業的西南總部,推出新型智能穿戴設備、新型體育APP、新型體育小程序,智能引導用戶科學健身、避免運動損傷、便捷尋找與使用公共體育設施及個人體育用品。四是打造“體育+文創”,借助王者榮耀、哪吒、熊貓、金沙文化等多種文創基礎,形成體現成都體育元素的影視作品、電子遊戲、工藝品等文創産品。

3.4 完善蜀都群众体育健身设施,振兴天府体育文化精神

體育營城的根本目標是“惠民”,鼓勵市民參與到體育鍛煉中,收獲身心健康,營造全民健身時尚新風尚,振興天府體育文化精神。據統計,成都市2019年已組織開展實施各級各類全民健身活動3782場,參與人數超過2000萬人次。成都應該進一步完善群衆體育健身設施,給廣大市民體育鍛煉提供更便捷更優質的條件,並促使體育人口的增長。

加強社區級公共體育設施建設。按照“社區級綜合運動場每個街道設置1處”、“綜合健身館每個街道設置1處”、“居民健身設施服務半徑500米”的標准推進社區級體育設施建設,全面建成點線面相結合的“15分鍾健身圈”,爲市民體育鍛煉提供基礎保障。

增加體育公園、微型體育場建設。通過新建與改造現有公園、遊園、天府綠道,嵌入體育鍛煉和休閑健身等功能,兼有公園一般功能,向居民免費開放,如人民公園、劼人公園、東光公園等。同時可利用廢棄國有用地、待改待拆舊廠房、市政交通設施用地的架空空間等灰色空間,因地制宜建設微型體育場,豐富廣大市民體育鍛煉空間。

鼓勵社會力量對全民健身的引導。鼓勵開辦業余體育俱樂部,發揮群衆體育協會、民間體育聯盟等的作用,在場地經費上給予支持,鼓勵他們在各自運動項目上發揮服務作用。同時結合相關健康研究所定期發布專屬健身指南,引導市民科學鍛煉,形成體育鍛煉的蔚然風氣。

 

(報告組成員:陳摯、邱崇珊、程思、詹雪)